當前位置: 首頁  >  會刊擷英  >  精品文章

奧德修斯的愛情

發布時間:2019-11-21  來源:《山東民進》2019年第2期

放大

縮小

  那一年,他每天都在喀耳刻的床上醒來

  接過由柔荑之手調下的蜜酒

  并阻止自己去看這雙手。

  他在調好水溫的池中洗完澡

  不得不又回到那張故鄉般床上

?

  (故鄉的井水早已用完……一條直線沒有波浪

  鄉關遙遠,妻子如信物,他只能不醉不歸)

?

  卡呂普索,許下不死諾言的卡呂普索。七年后他坐在大海邊上

  熱淚長流。卡呂普索的七年也只是一葉扁舟,終歸還要上岸嗎?

  他哀嘆自己命運的繁瑣——多少次

  他甚至希冀著:如果,根本沒有伊塔刻……

?

  (他出征、苦戰、勝利、漂流;饗宴、交歡、迷途、尋索。

  他渴望英雄的名聲,又懼怕歸人的悲情。)

?

  信物如繩索,喀耳刻、卡呂普索也是他的繩索。

  他想換掉記憶,繃斷繩索而英勇挺進自由之境

  他想撤銷海岸,永久地

  在葡萄紫的海水里浸泡著。偶爾他也想死

  二十年來,這個來自希臘的男子常常哭

  在必然返回的悲壯里,他華美的胸肌像一件揉皺的遺物

作者:竇鳳曉     責任編輯:劉政
黑龙江福彩P62开奖大全 安徽11选5前三直选走势图 刘伯温期期准选一肖百度一下 极速快3开奖走势图 华东15选5走势图带坐标 大唐棋牌麻将 四肖八码精选免费资料 欢乐岛棋牌游戏 福彩6十1开奖结果今天 今晚河南22选5开奖结果 赚钱的网站 贵阳捉鸡麻将手机版 广西11选5网上投注 推倒胡麻将群一元一分 北京pk赛车是不是合法的 填大坑棋牌 2人麻将规则和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