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會刊擷英  >  精品文章

我們何時開始深度思考?

發布時間:2019-11-21  來源:《楚帆》2019年第1期

放大

縮小

  春節假期過去了,我們又開始在這個早春二月忙碌起來。手頭一茬又一茬工作任務固然重要,也別忘了在期間多一些沉淀,添幾分收獲,才不負一年之計在于春——

  “他上洗手間都一路小跑!”剛工作的時候辦公室的大哥大姐們在人前這樣稱贊我。

  我也曾滿足于這樣的生活,感到自己像飛馳的少年,是風一樣的男子。在會議室與辦公室之間快步疾走時抖動的發梢與飛揚的衣角常令人產生意氣風發、神采飛揚的錯覺。

  那是最忙碌的幾年,看了很多地方,做了不少筆記,但是除了最后形成的調研報告,我卻沒有寫下其他什么有深度的文字,其實,還有許許多多聽到、看到的東西是沒有進入報告的,可為什么我卻置若罔聞、視若無睹、棄若敝屣呢?

  無非是缺乏“深度思考”罷了。

  肢體上的忙忙碌碌使我無暇深度思考,表面化的熱熱鬧鬧讓人不屑深度思考,因為思想是看不見的,即使心靈深處“有荷馬史詩中那種巨靈的搏斗,彌爾頓詩中那種龍蛇的混戰,但丁詩中那種幻象的縈繞”,也無法向人展示,而忙碌則是可聞可視的,不停地接打電話,“凌波微步”般東奔西走,都給人忙碌的感覺,而忙起來就近于“不可或缺”了,仿佛成為“要人”了。就像讀者喜歡將文章長短與內涵深淺畫上等號,人們也往往將忙碌程度與一個人的重要性當成一回事,似乎一直“嘈嘈切切錯雜彈”的才是演奏高手,“盤馬彎弓惜不發”的則是呆人。于是,我們都很享受忙碌的感覺,說這是充實,這是快樂。

  于是,更多的人席不暇暖、目不交睫了。

  但是,“到”人之所未“到”,方能“道”人之所未“道”。我們往往注重走到、見到、聽到,卻輕視“想到”,于是道出的無非是些老生常談,要么拾取專家之牙慧,要么重復過去之陳詞,漏洞百出而又新意全無。

  我們何時才能沉下心來深度思考呢?

  在求單獨、甘寂寞之時。就像徐志摩在《我所知道的康橋》里寫的:“‘單獨’是一個耐尋味的現象。我有時想它是任何發見的第一個條件。你要發見你的朋友的‘真’,你得有與他單獨的機會。你要發見你自己的真,你得給你自己一個單獨的機會。你要發見一個地方,你也得有單獨玩的機會。我們這一輩子,認真說,能認識幾個人?能認識幾個地方?我們都是太匆忙,太沒有單獨的機會。”

  行為上的從眾,容易導致思想上的趨同。我們過的是一種近乎無隱私的集體生活,“單獨”不是可憐蟲的專利,反而是求之不得的奢侈。要深度思考,必須積極地追求單獨。我們的眼睛、耳朵接收的信息太多,而給大腦消化的時間太少。有時,我們不妨請一次假、缺一次席,退一個微信群,讓手機安靜一會兒,讓耳朵清靜一會兒,讓自己沉默一會兒。波瀾不驚時才有可能看清洞庭湖底灰白的鵝卵石與深色的水草,游泳時緊閉口鼻才能下潛得更深,“閉目塞聽”時腦瓜子才會轉得更快。

  我們輸出得過多,積累得太少,我們不甘寂寞,追趕著層出不窮的熱點,像蹭WiFi一樣蹭熱點。可是熱點呢,則神出而鬼行,“瞻之在前,忽焉在后”,它如同太陽,可我們不是后羿,不能仰視天穹、張開神弓一射一個準,而更像夸父,雖然一直在追逐太陽,但永遠可望而不可即。我們寧可“不善為斫,血指汗顏”,也不愿意“巧匠旁觀,縮手袖間”,就像一些演員覺得有丑聞、緋聞也要強過默默無聞,我們希望在部部劇里都當主角,不管自己的形象氣質是否符合編劇的“人設”。

  只要主動地求單獨、甘之如飴對寂寞,我們就不會自欺欺人地認為在微信朋友圈里“轉發了”就是“學習了”,就不會認為“百度”可以替代“讀書”,就不會認為公眾號可以充當工具書。我們就不會為了論證結論去捏造依據,而是會老老實實從概念、字詞著眼去研究,會從各國歷史、現實中找規律,會從精細對比、精密計算中尋差距,會去研讀經過“三審三校”的正規出版物,而不會天天睜大眼睛只圖從“網紅”“大V”的只言片語中搜尋吉光片羽。

  當我們真正思遠、思深、思徹的時候,一時的虛榮將不再令我們滿足,我們也將不再書寫“虛榮者與驅崇時尚之徒的故事”,而是像“荷馬時代與莎士比亞筆下的人物一樣,關心愛、光榮與痛苦”。

作者:甘正氣     責任編輯:劉政
黑龙江福彩P62开奖大全 今天湖北快三快三号 极速飞艇pk10投注 温州麻将熟客买个挂 捕鱼来了人工客服电话 友牌广西玩法的棋牌 广东十一选五*计划 股票投资分析报告 大连控股股票最新消 广东麻将免费下载 河南快三和值走势图带连线 山东十一选五走势图一定 河南福彩22选5走势图 15选5中5个多少钱 体彩31选7复式中奖表 叩富炒股app怎么 四方河南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