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會史縱覽  >  會史鉤沉

馬敘倫孫女深情回顧人民政協0001號建議案的誕生

發布時間:2019-11-18  來源:沈陽晚報

放大

縮小

沈陽晚報報道人民政協0001號建議案的誕生

  11月7日,政協第十三屆全國委員會常務委員會第九次會議閉幕會上宣布了《政協第十三屆全國委員會關于表彰全國政協成立70年來有影響力重要提案的決定》。這次評選表彰是全國政協慶祝人民政協成立70周年系列活動之一,受到表彰的100件提案是從全國政協成立70年來收到的14萬余件提案評選出來的。

  其中,《請政府明定10月1日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慶日以代替10月10日的舊國慶日的建議案》位列名單第一號(案號0001號),亦即人民政協歷史上的第一件建議案,提案者為中國民主促進會主要創始人和首任中央主席、著名教育家、新中國首位教育部部長馬敘倫。

  日前,沈陽晚報、沈報融媒記者專訪了馬敘倫的孫女、沈陽市文化旅游和廣播電視局副局長馬今,跟隨她的講述一起回顧該建議案的提出和那段激情燃燒的壯闊歲月。

  籌備新政協 民主人士從香港啟程“北上”

  對于祖父當年的建議案此次獲評表彰一事,馬今說她得知消息后感到非常自豪,但同時也覺得這件事有其必然性——該案的提出非一朝之功,也不是一己之力,而是凝結了祖父和當年眾多志士仁人的赤誠初心。

  從“北上”說起吧。

  1948年4月30日,中共中央發布紀念“五一”勞動節口號,其中第五條提出:“各民主黨派、各人民團體、各社會賢達迅速召開政治協商會議,討論并實現召集人民代表大會,成立民主聯合政府。”

  口號一經發布,迅速得到各民主黨派、無黨派人士和社會各界普遍而熱烈的響應。馬今說:“聽到這個消息,祖父撰文歡呼‘太陽就要出來了’。”

  為籌備新政協的召開和新中國的成立,大批民主人士陸續啟程奔赴解放區,這一過程被稱為“民主人士和社會賢達秘密北上”(簡稱“北上”)。這對于中國近現代史、中共黨史、新中國的成立而言,均系意義深遠的重大歷史事件。

  據《潘漢年傳》等資料記載,這場“北上”從1948年秋開始,歷時一年,由中共中央直接部署、周恩來親自指揮,中共中央華南局和香港工委具體負責,共組織護送20多批、350多位民主人士秘密趕赴解放區,其中,以轉經香港接送至東北解放區為“北上”重點。到達東北后,他們在沈陽、丹東、大連、撫順、吉林、長春、哈爾濱等地開展活動,實地了解中共領導下的解放區建設情況。

  于沈會合 分批抵達,入住沈陽鐵路賓館

  第一批“北上”的沈鈞儒、章伯鈞、譚平山、蔡廷鍇等人,于1948年9月12日晚登上“波爾塔瓦號”輪船,13日啟航離港,9月27日抵達朝鮮羅津港登陸,乘火車于9月29日抵達哈爾濱。12月19日赴沈,入住沈陽鐵路賓館(原大和旅館,現遼寧賓館)。

  馬敘倫是第二批“北上”的,與他同行的還有郭沫若、許廣平母子、陳其尤、翦伯贊、馮裕芳、侯外廬、許寶駒、沈志遠、曹孟君、丘哲、宦鄉、連貫等人。他們1948年11月23日深夜乘坐華中輪離港,12月4日在大連與安東(今丹東)之間的大王家島登陸,從安東乘火車于12月6日抵沈,入住沈陽鐵路賓館。時年19歲的周海嬰出發前買了一架“祿來”相機和20卷膠卷,這也使得他之后得以為大家拍攝許多照片,70年后,這些照片都成為了記錄“北上”的珍貴史料。

  第三批“北上”的李濟深、茅盾夫婦、朱蘊山、章乃器、彭澤民、鄧初民、施復亮、梅龔彬、洪深、孫起孟、吳茂蓀、李民欣等,于1948年12月26日乘“阿爾丹號”離港,1949年1月7日抵達大連登陸,1月10日入住沈陽鐵路賓館。

  截至1949年1月,這三批由香港出發的民主人士在沈順利會合。一時,沈陽鐵路賓館成了“北上”民主人士的聚集地。

  今時再述這段“北上”經歷只是尋常的幾行字,可當年的兇險與艱辛確難以想象。離開香港百般不易,一是其他政治勢力的監控、威脅或“爭取”,二是對自身而言要有“很多放棄”,小為家業房產,大至生離死別。李濟深的妻子身患重病,不能隨行,他同時又是各方政治勢力高度關注的焦點,兩個兒子當時也被國民黨軟禁,但即便如此,李濟深最終還是選擇了國家大義。

  馬今說,祖父此前曾指示二伯父馬克強利用在國民政府財政部供職的便利,截下一批未運到臺灣的錢幣上交;后又指示將分散在美國、緬甸等國家和香港、臺灣地區的其他子女召回。因此,后來馬今的父親馬龍章和小姑馬珮也都參加了“北上”。可以說,每位“北上”人士的身后都是一段悲壯英勇的故事,這些故事遠去在歲月里,卻深沉鑄入新中國的光輝歷史。

  在沈期間 看到“充滿希望的新社會”

  1949年元旦,毛澤東發表新年獻詞《將革命進行到底》;1949年1月14日,又發表《關于時局的聲明》,提出實現國內和平的八項條件。1949年1月22日,在沈陽的34位與在李家莊的21位共55位民主人士聯合發表了《我們對時局的意見》的聲明,主要內容是擁護毛澤東提出的實現和平的八項條件,表示將革命進行到底。隨即,《東北日報》等報刊刊發聲明。

  1949年1月26日,中共中央東北局、東北行政委員會、人民解放軍東北軍區以及東北各界人民代表,在沈舉行盛大的歡迎會,熱烈歡迎為參加新政協會議而先后到達東北解放區的全國各民主黨派、各人民團體以及無黨派的民主人士。東北行政委員會主席林楓致歡迎詞。李濟深、沈鈞儒、馬敘倫、郭沫若等20人在會上發表演說,郭沫若和馬敘倫還有感賦詩。

  民主人士在沈期間,在沈陽鐵路賓館開展了豐富的文體活動,舉行了迎接1949年春節聯歡會,觀看賓館前廣場上市民的文藝表演等。東北局還在賓館組織報告、通報及座談會,讓民主人士清楚了解解放戰場的形勢,切身感到參加新政協的光榮感和迫切性。

  其間,民主人士還參觀走訪了其他場所,應邀參加社會活動。馬敘倫、郭沫若、侯外廬等人還常光顧沈陽的文物店。許廣平及周海嬰在東北書店(馬路灣新華書店現址)等處看到許多魯迅先生的著作,他們受邀去魯藝參加活動,并將東北書局支付的稿費折換成的五根金條全部捐贈給魯藝。

  這些民主人士雖然在沈停留時間不長,但通過參觀解放區、深入農村等地的直觀感受,讓他們看到了充滿希望的新社會,欣欣向榮的場面使得他們對未來和新中國更懷信心。

  新中國成立 “得宿”二字飽含深情

  1949年1月31日,北平和平解放。2月14日,林伯渠受黨中央委托,專程到沈陽迎接民主人士進北平。2月23日,李濟深、沈鈞儒等三十余位民主人士在林伯渠、高崇民、田漢三人陪同下,登上專列“天津解放號”離開沈陽,2月25日抵達北平。

  1949年3月25日,毛澤東等黨中央領導人率中共中央機關和人民解放軍總部由西柏坡遷到北平,并進行了著名的“西苑機場閱兵”。其間,中共中央領導人與民主人士親切會面,馬敘倫、沈鈞儒、李濟深、郭沫若、黃炎培等均有參加。此次閱兵是中國共產黨人定都北京的奠基禮,是開國典禮的重要序曲。

  6月11日,新政協籌備會預備會議召開。6月15日,新政協籌備會第一次全體會議召開,馬敘倫擔任第六組組長,負責草擬新中國的國旗、國徽、國歌和紀年方案,此后組織開展廣泛的征集、討論等工作。于1949年9月21日到30日召開的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一屆全國委員會全體會議上,作出關于中華人民共和國國都、國旗、國歌、紀年四個重要決議。其中,用《義勇軍進行曲》代國歌的提議也是由馬敘倫提出。

  1949年10月1日,馬敘倫隨黨和國家領導人登上天安門城樓,出席開國大典。毛澤東向全世界莊嚴宣告:“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今天成立了!”馬敘倫感到無限幸福,熱淚盈眶。其后,他以“得宿”二字抒懷,以寓其顛沛流離、為正義流血戰斗大半生后終得歸宿。

  因為有這樣的“一路走來”和對新中國的無限熱愛,才有了充滿感情的0001號建議案。

  1949年10月9日,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一屆全國委員會第一次會議召開,當時馬敘倫生病在家休息,但已經親筆寫好了關于新中國國慶日的建議案,并委托許廣平向會議提出。

  會上,許廣平委員發言:“馬敘倫委員請假不能來,他托我來說,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應有國慶日,所以希望本會決定把10月1日定為國慶日。”

  林伯渠委員也發言附議,要求討論決定。

  毛澤東主席說:“我們應作一提議,向政府提議,由政府決定。”

  當天會議一致決議,通過《請政府明定十月一日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慶日,以代替十月十日的舊國慶日》的建議案。

  1949年12月2日,中央人民政府委員會第四次會議通過《關于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慶日的決議》,宣告:“自一九五零年起,即以每年的十月一日,即中華人民共和國宣告成立的偉大日子,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國慶日。”

  值得一提的是,位列此次受表彰100件提案第2號的《請以大會名義急電聯合國否認國民黨反動政府代表案》是人民政協歷史上的第一件提案,由郭沫若、李濟深等60人聯名提出,馬敘倫也名列其中。

  這次采訪持續了三個小時。在沈陽冬日的上午,馬今娓娓道來70年前的故事,窗外是風,屋內是暖意和仿佛重回的歲月。馬今說,祖父的這個0001號建議案所代表的是一組群像,是一段歲月,以10月1日替代舊國慶日也不是簡單的日期更迭,它象征著一個新時代的開創。其中,民主人士毫不遲疑、毫無保留的“北上”為新中國成立貢獻了力量,他們愛國、愛民、追求民主,這是他們共同的初心,馬今說:“習近平總書記強調,‘一個有希望的民族不能沒有英雄,一個有前途的國家不能沒有先鋒’,在我心里,‘北上’的民主人士就是他們那個年代的英雄,是和中共一起開創新時代的先鋒,再憶他們的故事就是我們今天所說的‘不忘來時路’。”

  馬今是馬敘倫最小的孫女,1970年馬敘倫去世時,馬今只有3歲。她對于祖父的了解和敬仰是伴隨年齡漸漸增長的,最初是家里的一張張照片、一本本詩集、一行行書法,后來是親身參與各種與祖父相關的紀念會等活動,比如,1985年4月27日,馬今隨父母赴京參加“馬敘倫先生誕辰一百周年紀念會”,再比如,今年接受全國政協的邀請,參加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大會。

  了解體會得越多,感悟思考得越多。在對祖父愈發尊敬之外,更倍覺使命與動力,“承繼他的血統是榮譽,承繼他的事業是責任”,馬今說,祖父學識淵博、一生高亮,并對家人嚴于要求,家風質簡,這一切她已烙印心間,時刻謹記且不斷勵己,在生活中,在工作上,在為人民服務的時時刻刻。

  “一切向前走,都不能忘記走過的路;走得再遠、走到再光輝的未來,也不能忘記走過的過去,不能忘記為什么出發。”馬今說,在新中國成立70周年之際,人們沒有忘記那些遠去的時代先鋒,當她作為后代的一員,舉著先輩的榮譽牌,乘坐禮賓車行過天安門廣場時,無數群眾向他們揮手歡呼,“那是山呼海嘯的激情,那是盛世中華的綻放”。

  那天,馬今激動地流下了眼淚,淚中有甜,有光,關乎歲月、紀念和夢想。

作者:姜虹     責任編輯:張禹
黑龙江福彩P62开奖大全 韩国快乐8开奖号码 广西快3早上几点开 青海快三现场直播 陕西11选5一定牛 七位数下期预测号码 qq分分彩官方开奖 陕西丫丫麻将官方网站 潍柴重机现状 006足球直播无插件 下载免费麻将游戏四 北京pk10 稳赚 全国最知名的股票配资平台 内蒙古新11选5开 网上极速赛车是官方网站吗 最新棋牌? 青海快三444后面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