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媒體聚焦

滿運磊:被村民稱為“自家人”的第一書記

發布時間:2019-11-14  來源:中國新聞網

放大

縮小

7月27日,壩盤村民招呼滿運磊吃剛出鍋的炸面餅。

  黑衣、黑褲、黑色運動鞋、黝黑的皮膚,這是看到滿運磊時的第一印象。他說,一身黑耐臟,干活時會比較方便。

  2018年10月,民進中央辦公廳會議處干部滿運磊,來到民進中央定點扶貧村貴州省安龍縣萬峰湖鎮壩盤村擔任第一書記,開始了駐村幫扶工作。他說,“年輕人下來工作,就要踏踏實實干出事業。”

  “我們村是一個布依族村落,幾乎98%都是布依族,全村144戶634人;我們的貧困戶是20戶57人,目前未脫貧的是6戶11人。”這些數字,滿運磊一口氣說出來,記得清清楚楚。

7月27日,游客前往民進中央資助興建的壩盤村民宿。

  把村里的事當做自己的事,他被村民當做“自家人”。

  窗戶壞了,找滿書記來修;申請貸款,找滿書記幫忙填表;家里有喜事,找滿書記來吃飯。走在壩盤村的道路上,滿運磊被一位大姐拽到家里,招呼他吃剛出鍋的炸面餅。

  “滿書記辦實事,我老公出車禍是滿書記幫辦的手續,我去生小孩也是滿書記幫說的(補助),還帶了縣里的醫生來看我奶奶的病。”村民王萬爽說,滿書記就是家人。

  王萬爽的奶奶陳仕芬長期殘疾,當年由于自身原因錯過了縣殘聯入戶辦理殘疾證的機會。然而,若想找車將老人拉到縣里辦證,路費就要200多元,是一筆不小的開支,這一拖,就是好幾年。

  滿運磊偶然打聽出陳奶奶的信息,拍照片、跑材料,他開車去鎮社會服務辦四五趟、電話打了七八個,終于將殘疾證交到奶奶手里。“村民不會說更多感激的話,只會說謝謝,但她的笑讓我感覺到很舒服,能看到魚尾紋。”

  開車幾十公里,反復跑材料,滿運磊做的很多。他說,習慣了。

  壩盤村今年剛剛成立了合作社,滿運磊花大量時間跑下了各項手續。

  “我到村里后,發現這個合作社只有一個營業執照,沒有稅務登記證、沒有對公賬戶,聯系工商局制作章程、開立賬戶、找會計辦稅務手續,花了一個多月時間。”追問下,他說,來回70公里的路程,他跑了8趟,其中大部分都是山路。

  “現在開車技術特別好,練出來的。”記者難以忘記,搭滿運磊的車去村里時,那險峻的山路。

  建立合作社是當前中國農村脫貧的重要手段,生活較為貧困的村民、牧民由于經濟體量小,難以單靠自身力量致富。合作社經濟允許他們以土地、勞動力或牲畜等資料入股,實現可持續的固定收入。

  壩盤的合作社原本考慮發展刺繡,運作一段時間后發現刺繡不能滿足發展需要。滿運磊說,“國家在提倡‘黔貨出山’,我們也在想如何‘出山’”。

  通過調研,滿運磊發現壩盤村光照時間長,氣溫較其他地方高,適宜種植百香果。他便考慮以村現有合作社為龍頭,統一收購自產百香果,利用成熟的電子商務平臺,在網上銷售。

  “我們負責質量把關、市場開拓,把這個百香果推銷出去,合作社從中留取利潤作為我們的服務費。”他算了一筆賬,壩盤的百香果年產量達16萬斤,如果按照1斤1元錢的利潤,16萬斤就16萬元,“這16萬塊錢對一個村來說可是一筆巨大的收入,我們老百姓1畝地每年只有600元的流轉費。”

  說干就干。開店、洽談快遞、上架,他親力親為,也只有他一人做——村民不會使用電腦。

  幾天來,滿運磊晚上11點回到宿舍后整理當日訂單,第二天早上8點上班前打包水果交付運輸,他利用休息時間為合作社賣水果。“我們上平臺10天,已經賣了16個訂單、220斤、12100元,合作社的凈收入是1210元。”

  他說,這些訂單發到了北京、山東、上海、福建、湖北和四川,心里有點成就感。“現在還沒告訴村民賣了多少,等攢夠1萬元,我給他們一個驚喜。”

  他說,這是一個普惠性的項目,為了讓所有村民受益。“我剛來村里的時認識了羅強(化名),才29歲眼睛就已經基本看不到了,自己住在吊腳樓里,拿著每年5000多元的低保。如果我們村里面有錢,就可以為他量身打造一個崗位,他也能勞有所得、活得有尊嚴。這些事情的前提就在于村里有錢。”

  因為這樣的信念,忙于脫貧攻堅的滿運磊,每天睡眠不到6個小時。村常務干部、合作社負責人查方梅透露,她知道滿書記最晚一次下班是在凌晨3點。此時,她又下意識看了看滿書記的黑眼圈。

  開源,不只這一項。

  滿運磊知道,他的身后還有民進中央對壩盤的關注。目前,民進中央先后派了3位干部到壩盤扶貧。此前,民進中央各級領導多次到訪壩盤考察項目,資助壩盤開辦了第一間民宿發展生態旅游。

  滿運磊拿起手邊的一張草紙說,別看這張紙不起眼,千百年來壩盤村民造紙手藝流傳至今,卻從沒有人發現它的經濟價值。

  一次偶然的機會,一位民進畫家會員走進壩盤,隨意在草紙上畫了幾筆說,這紙不錯。滿運磊記在心里,不久便和民進中央社會服務部一起,找到開明畫院商量體驗壩盤傳統草紙的品質。

  得到肯定答復后,他組織手藝人改良工藝,做出適合繪畫寫字尺寸的紙張。他說,此前這一挑紙只能賣230元,現在村里以350元的價格收購,再以500元的價格賣出。這樣,一挑紙村民多掙120元,村里掙150元。

  滿運磊透露,預計每年村集體在草紙上可以賺5.4萬元,加上電商平臺的16萬元,一共是21萬多元,“這個錢我們村里可以自由支配,不用再到處化緣了。”

  “上一任第一書記對我講,你來到這兒,慢慢地會不舍得這片土地,不舍得這些村民。他們沒有什么文化,但是你對他們好,他們就能感覺得到,他們也會對你好,人心都是肉長的;人家對你好了,你就想干點事兒。”滿運磊回憶起這樣一番話。

  滿運磊對記者說道,既然干了這,要就干出點成果,不然對不起“第一書記”這個名字。

作者:王捷先     責任編輯:谷然
黑龙江福彩P62开奖大全 亦乐贵州捉鸡麻将下 黑龙江22选5大星走势图 手机兼职网赚平台 贵州遵义麻将下载 新十一选五开奖 贵阳微乐麻将下载苹果手机 股票大盘趋势 好运南京麻将app下载安装 山东十一选五前三走势 手机真人脱麻将3安卓版 赛车345678必中技巧 申城斗地主手机版 打麻将游戏在线玩 体彩大乐透预测 幸运飞艇手机APP 欢乐武汉麻将安卓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