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會史縱覽  >  名人軼事

在共和國成立那一年

發布時間:2019-06-24  來源:鄧偉志網頁

放大

縮小

  編者按:本文寫于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六十周年之際。

  共和國成立的那一年,1949年是我永遠難忘的一年。也是我與我的高小同學扭秧歌扭得最多的一年。 ???? ? ? ? ? ? ? ? ? ? ? ? ? ??

  年初,歡慶淮海戰役勝利????? ???? ? ? ?

  我的家鄉安徽蕭縣(原屬江蘇省)是淮海戰役的戰場。淮海戰役總前委只開過一次會議,那會議,還有那張舉世聞名的總前委劉鄧陳粟譚五人的合影,就是在距離我姥姥家縱瓦房只有幾百米的蔡洼(洼,因地勢低洼而得名。有的書上寫成“凹”,不對。)拍攝的。我的家鄉在戰役中的經濟損失是極其慘重的。我的家鄉在戰役中的政治收獲又是極其巨大的。 ???? ??? ? ? ?

  先說經濟上的損失。淮海戰役,共產黨稱“淮海戰役”。國民黨稱之為“徐蚌會戰”。這就是說,國民黨要守徐州和蚌埠,解放軍要攻占徐州和蚌埠。在這六十多天的戰役中,我們家鄉受到國民黨反動派三次大的洗劫。 ? ???

  國民黨要守就要調兵來守。調兵,這兵必然要經過徐州下轄的蕭縣。所謂“經過”就是一路抓人、打人、搶東西。記得經過我家鄉的是邱清泉的新五軍。他們簡直是無惡不作,走的時候要拿老百姓的什么東西就拿什么東西。——這是第一次洗劫。 ?? ? ???

  第二次洗劫是,國民黨守不住了,要突圍。從徐州向西南突圍,又要經過我的家鄉。這時候,我不在家鄉,去豫皖蘇三專署,又稱蕭(江蘇蕭縣)宿(安徽宿縣)永(河南永城縣)專署,看望剛從黃河北打回來的爸爸了。后來知道,抱頭鼠竄、垂死掙扎的國民黨軍隊在突圍時更加瘋狂,更加兇殘。國民黨軍是機械化部隊,可這機械也有失靈的時候。自己的汽車、坦克壞了,就去爬別人的汽車、坦克。先爬上汽車、先爬進坦克的兵會打、會推正在爬汽車、正在爬坦克的兵。爬不上的兵,在黑夜里趁當官的不在,會把官太太擠下去,甩下去。官太太是突圍的累贅。被他們甩下去的官太太并不是一兩個,用目擊者的話說,是“官太太一大串,哭哭啼啼上西天”。翌日,農民在農田里拾到了一筐高跟鞋,還發現穿著旗袍的官太太的尸體。他們對自己人尚且如此,對百姓的殘忍就不用說了。我姑且把他們突圍時的洗劫算一次洗劫,實際上是一大次包涵若干小次。先經過的搶一次,后經過的再搶一次。大兵搶一次,小兵再搶一次…… ?? ? ???

  第三次洗劫那就更離奇了,是在國民黨軍變成俘虜以后。戰俘還敢欺壓百姓嗎?仍會欺壓!這里至少有三個因素,是我們家鄉不識字的老農歸納出來的。第一個因素,是他們欺負慣了百姓,總以為百姓好欺負,積習難改,本性難移。第二個因素,是乘看押俘虜的解放軍看不見他們的時候,“單揀軟的(百姓)吃”。有一陣子,在我們眼里是俘虜比解放軍多。一個戰士要押幾十個、上百個俘虜。在解放軍大小便時,連我這十歲的孩子都要代班看押戰俘。天氣冷,不可能成天把俘虜集中在一個操場上。第三個因素是,那些分散居住的俘虜不肯當“解放兵”,企圖“搶一把就逃”。逃回老家時,手里有東西,路上方便。????????

作者:鄧偉志     責任編輯:張歌
黑龙江福彩P62开奖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