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會刊擷英  >  精品文章

留住悠悠鄉愁的老房子

發布時間:2019-06-17  來源:《關注》2019年第1期

放大

縮小

有人說炊煙是一抹濃濃的鄉愁,對故鄉的記憶從這一抹炊煙開始。當裊裊炊煙從房頂升起,漸漸飄向遠方,伴隨著鍋碗瓢盆的音符,我們就知道,家里的飯菜快熟了,回家的時間到了。炊煙從某種程度上,又是農村人回家的隱形時間表。只是,時光走得太快,從指縫間流逝,帶走了青春歲月,也帶走了故鄉的那一抹炊煙。消失了的炊煙,就是從故鄉那熟悉的漸漸消失的老房子開始的。鄉下的老房子,曾經的青春,可如今留下滿滿的只有回憶。

狗年年關臨近的時候,思鄉的心情就越濃,生我養我的地方,想起故鄉的少華山,心中就充滿了不盡的溫暖。也許真的該好好去看看了故鄉的老房子。故鄉老房子的記憶,就像陳年老酒一樣越老越醇香,隨著時間的流逝,越來越清晰地呈現在我的記憶深處。 ??站在老房子前,撫摸著那棵見證了老房子興衰的老梧桐樹,不由得讓人感嘆時光流逝,歲月無情。歷經風雨滄桑,老房子已成殘垣斷壁,往日充滿歡聲笑語的老房子,如今已人去房空,冷冷清清,滿院荒草萋萋,雖然老房子大多沒人住了,墻皮脫落,墻體裂開了口子,裸露出發黑的石頭,有的甚至房頂都已經坍塌了,木頭小門被歲月侵蝕去了邊角,還能看到去年貼過對聯的痕跡,打開生銹的門鎖,老院落雜亂無章,落葉和塵土堆積厚厚一層,沒有融化的殘雪,沉沉的壓在樹枝上,或者是躲避在陰涼的角落里,在陽光照耀下閃閃發光,仿佛是那星星般閃動,映射出耀眼的光線,為眼前溫暖的大地增添了不少浪漫的色彩,?只有那棵老梧桐樹在無聲地傳遞著老房子的歷史。

? 再次走進老房子,我用手機鏡頭記錄我熟悉的老房子,以及老房子的每一個角落,我熟悉的一草一木。老房子的影像將會永遠定格在我的腦海里,成為我永恒的記憶。也許沒有人理解,老房子在我心中,已經是家鄉的標志,是我尋找家鄉的最好印記,我生于斯,長于斯,那里有我無憂無慮的童年和少年生活,有我朝夕相伴、淳樸天真的伙伴,無論我走到哪里,老房子都是我心中的牽系。小時候,我們一家人住在這個院子里,老房子里留下了我們一家人的身影,這里曾經洋溢著我們一家人歡樂的笑聲。院子里空蕩蕩的,那幾棵高大的梧桐樹,現在已經沒有了。小時候,春天,每到梧桐樹花開的時候,我喜歡在院子里拾一些梧桐樹花當作小喇叭吹;夏天,每當下雨的時候,我喜歡聽雨點打在桐樹葉子上的聲音;秋天,每當樹葉紛紛落下的時候,我喜歡在大樹下蕩秋千、跳皮筋?。

???鄰家二爸家的那顆棗樹掛著的青青的果實,終于在秋天的某些日子里,粗碩的樹身,虬形的枝椏,濃郁稠密的樹葉映襯著紅汁欲滴的棗子,使人倏然起敬。“七月十五棗帶紅,八月十五打幾桿”這是我家鄉少華山的諺語,每年到中秋節便要打棗了。這時二爸在樹上打呀,恍呀,我們幾個小伙伴便在樹下嘰嘰喳喳的撿啊撿,小竹籃,大竹筐都被我們裝的滿滿的。那鮮亮的棗兒有紅的,有綠的,就像一顆顆瑪瑙翡翠一樣的漂亮可愛。看著這一筐筐收獲的果實,大人們開心的笑著,我們也很是興奮,雀躍的喊叫著。 ? 冬天,下雪了,雪后的世界是晶瑩剔透的童話,而童話中的小主人們正在興奮地喊:來呀,快來呀,下雪了,打雪仗啦!白雪皚皚的院中記下了我和小伙伴們多少歡快的腳印,紅撲撲的臉蛋,紅彤彤的手指,還有那俏皮的小雪人們又訴說了我們多少喜悅與天真的夢想…… ? 而每一個玩累了的傍晚,廚房里,永遠都會飄散出熟悉而誘人的香,哪怕只是一道簡單的煮酸辣白菜煮泡苞谷饃,在老式的砂鍋里“突、突”地冒出來的辣辣的,同樣會勾起我和哥哥的食欲。那香味中所彌漫著的家的味道,還有父親進進出出忙碌的影,總是那樣實實在在地飽滿著我們年幼時那踏實的無可替代的暖意。

?歲月變遷,我長大后離開了老房子。無論居住什么樣的房子,都無法代替老房子在我心目中的地位。老房子里有我的童年,它是我生命的根系。這里裝滿了溫馨與幸福,承載了我童年的一切。感謝老房子,它讓我有了精神的寄托和慰藉。在老房子里,送走了三個親人——爺爺、奶奶和父親。我經常夢見親人,夢境中總是重復著過去發生在老房子里的故事。每當思念親人的時候,我就會走進老房子,感受愛的溫度,我會在老房子里捕捉親人的音容笑貌,尋找記憶中的點點滴滴。故鄉的老房子,永遠珍藏在我的心里。日子如山泉清流,緩緩而過。光陰里的你也不再年少。你看著眼前這個還走不慣坎坷的石子路、碰到泥土都會哭的孩子,你多想還能有這樣一座房子,還能有個院子,給他一個和你一樣難以忘懷的多彩童年。家鄉的老房子,那承載了我童年和少年酸甜苦辣的老房子,記載著我簡單而又快樂生活的老房子,將是我人生中永遠不老的記憶。這么多年,我眼見了故土鄉村的日漸落寞,但卻無能為力。中國的傳統文化,多半是由鄉村孕育出來的,鄉村的失語必然會導致傳統的靜默。在我的故鄉,人們就這樣埋葬了一個人,又一個人,就這樣在悄無聲息中埋葬了過去所有的記憶,也埋葬了整整一個時代的印記……而那老屋,依舊空在荒草里,也空在時間的流水里。

故鄉的路旁有一間老房當風起之時我聽到了你的呼喚故鄉的路旁那樣的一間老房你有著父親般剛強的身軀你有著母親般善良的心腸故鄉的那幢老房你是我心靈最美好的憧憬亦是我夢里游蕩的老地方。

別了,老房子!我要走了,我要帶著你歲月的懷抱中所流淌的連綿不絕的脈脈親情,帶著你滄桑的眉宇間所鐫刻的那些柔軟而美好的記憶,與你揮手作別了。如今,我離開了家鄉,離開了老房子,盡管我遠離了老房子,但無論我身在何方,老房子總會在我熟睡時潛入我的夢中,伴著我的呼吸,隨我入眠。?

作者:孟憲春     責任編輯:劉政
黑龙江福彩P62开奖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