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會刊擷英  >  精品文章

牧豬海上

發布時間:2019-06-17  來源:《合肥民進》2019年第1期

放大

縮小

  豬年年會,聽朋友誦詩:“牧豬海上孝當先,留取人

  間大愛篇;恰是春來新草綠,高情一水寄長天。”朋友滿腹經綸,就把西漢名臣公孫弘在海邊放豬孝奉后母的典故娓娓道來。

  我在《史記》《漢書》中讀過公孫弘傳。此公四十多歲開始發奮讀書,一介布衣,華麗轉身而成天子三公,后人對此津津樂道。但我感覺他奉為圭臬并作為行為主導的“和德和合”的哲學思想奴性刻骨;從他讒陷汲黯、主父偃、董仲舒來看,我懷疑他的孝道不過是他慣熟的道德表演。

  在前四史中,名士放豬的記載頗多,看來當時這是一份光榮的職業。據史載,光武帝五個皇舅頭都是養豬大王,民謠流傳:“苑中三公,門下二卿,五門嚄嚄,但聞豬聲”。雖然沒有考證,但我由此推斷,秦漢時期能養豬決不是一般人家;貧寒之士能夠替人放豬,也是不辱體面的。

  我査閱了相關史料,中國大規模養豬是在兩宋。蘇軾還寫下著名的《豬肉頌》打油詩:“黃州好豬肉,價錢等糞土。富者不肯吃,貧者不解煮……”甚至有五頭豬走上繁華的都城街頭,在《清明上河圖》中風流千古。

  豬在明朝的遭殃讓人啼笑皆非,百姓為了不和皇姓犯忌不得不強忍口腹之欲。影響所及,就連明代小說家寫梁山好漢也變了腔:“小二,切二三斤牛肉來吃酒。”其實,作為農耕社會主要生產資料,歷朝歷代嚴禁殺牛,違者須得吃官司蹲大獄。牛肉是絕難吃到的,就是羊肉也屬帝王高端菜品,宋仁宗也不是隨時想吃就能吃得到;至于貶謫外放的東坡先生,因為身份更是買不到羊肉。所以,在大宋普遍吃的是豬肉,《水滸傳》中篩酒啖牛純屬無稽之談。

  在第一本有關人類行為的著作《裸猿》中,英國動物學家、人類行為學家德斯蒙德·莫里斯指出,只靠谷物為主要食物來源會對社會發展產生嚴重危害,導致低素質惡性循環。這使我想到豬額外的意義:不僅豐富了飲食文化、文字、語言和文學,而且對于華夏民族走出低素質循環的怪圈居功甚偉;因為說到底,我們生存繁衍所必需的蛋白質,絕大部分來自于常常被人視為蠢豬的肉。

  作為富人日常肉食,窮人節慶膳食,豬肉是國人生活中不可缺少的東西。但對于農家來說,積肥比吃肉更加重要,至少在我成年之前生活的農村都是如此。莊稼一枝花,全靠糞當家,種了一輩子地的父親深知其道。我家豬圈連著茅廁,那時我一放學就往家跑喂豬,在豬吃食時,我的任務就是打掃豬圈,把豬糞從溝槽推進糞坑。隔三差五,糞坑滿了,長年累月,年復一年,千擔萬擔之糞從父親肩頭挑出,千擔萬擔之糧從父親肩頭挑入。

  我母親每年都要養出兩頭肥豬,大如小牛,可以騎人。母親養豬就像養孩子一樣盡心。開春豬苗買回來,母親會用一個多月時間,耐心教小家伙們分圈。她在石面上“嘩——”潑一盆水,用竹竿把小豬趕過來撒尿,每天半夜還要起來把豬叫醒,一遍一遍地教,直到它們分清在哪睡覺,在哪屙尿。別人家的豬都屙在睡窩,渾身臟臭,我家的豬皮白肉嫩,干干凈凈。冬天柵欄門上草箔擋風,曬太陽時梳毛,翻開耳朵捉虱子,豬瞇著眼哼哼唧唧享受著;夏日中午喝淘米水,扔一籃瓜果菜蔬消暑。早晚豬食烀熟,母親挽起衣袖,一點一點把粗團捏細拌勻;豬吃起來就像咔嚓鐃鈸,一口一口,呱唧呱唧,豬食從嘴角嗞出來,那個香甜,看著都帶勁。年底磅豬,會讓它們吃一鍋人吃的稀飯,母親一直送到村口,站在橋頭,一下一下揚起盆里的水,一聲一聲呼喚:“啊啰啰啰……今年去,明年回……”我給父親拉車,從我家到板橋三角線收豬站有二十多里,土路顛簸,要走好幾個鐘頭。走出老遠,我依然能聽到母親深情的喚豬聲。車上的豬安靜地躺著,似乎也在傾聽,一路一點不鬧騰。但一過磅秤,我家的豬就神了,一抖身一個響屁,一泡尿淌成河,一泡屎堆成山,氣得磅秤師傅直跺腳:“這豬咋這么護佑主人!”

  放豬使我免除其它繁重的農活,可也限定不能遠走玩耍,這有時讓我很不開心。記得有一次父親進城,我想跟去玩兒,父親從路邊折一根刺條抽我:“趕緊回去放豬!”只好極不情愿地灰溜溜地回家去。豬放在塘埂拱巴根草,我便可以看書。相對于背誦唐詩宋詞,《西游記》更讓我著迷。春光燦爛豬八戒,關于二師兄的每一個文字都生動有趣。你想,猴哥搗騰金箍棒一驚一乍:“師父,那是妖精!”唐僧禪定,眼都不睜:“悟空,不要亂說!”沙和尚沒嘴,埋頭干活。取經路上,要是沒有皮糙肉厚的二師兄,該是多么沉悶。有時看著被夕陽映紅的水面,想著書中的情節,恍惚間我家的豬像二師兄一樣變成小魚兒,在女孩子腿邊游來游去,就禁不住兀自笑出聲來。

  記得年少輕狂,曾寫過一篇檄文,討伐“豬欄的理想”,引用馬雅可夫斯基的階梯詩,熱血沸騰地吶喊要做有為青年。文章還獲了個小獎,讓我很得意了一些日子。真是口業罪過,對豬大不敬,誠惶誠恐。

  義犬守門戶,良豕報歲華。豬年春節就在眼前,臘肉醬肉,餃子肉包,夫人置辦的年貨琳瑯滿目,忙得不亦樂乎。在忙碌的濃烈的年味中,我仿佛又聽到母親滿含深情的呼喚:“啊啰啰啰……啊啰啰啰……”

  一頭金光燦燦的肥豬搖著尾巴循聲朝我奔來。父親仿佛又揮起刺條:“還不趕緊去放豬!”

作者:施維奇     責任編輯:劉政
黑龙江福彩P62开奖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