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網上學苑  >  理論研究

新時代統一戰線要更加關注公平正義

發布時間:2019-06-14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放大

縮小

  內容提要:統一戰線的追求應隨時代的變遷而發展。從價值的角度看,新時代的中國更加追求公平正義的價值。公平正義成為全面深化改革的重要追求,同樣也應該成為新時代統一戰線的追求。更加關注公平正義,是新時代統一戰線鞏固壯大的一大亮點。統一戰線要在新時代繼續凝聚人心和匯聚力量,必須更加關注公平正義。統一戰線更加關注公平正義的實踐要求包括:政治協商應體現更多的公平正義,民主監督應體現更多的公平正義,參政議政、社情民意工作應更多地關注公平正義,人民政協的各項活動應更多地關注公平正義,民主黨派建設應體現公平正義。公平正義既是新時代統一戰線的凝聚劑,也是新時代統一戰線的力量之源。只有當統一戰線的所有方面均以公平正義為基本目標之時,統一戰線才能積極有力地促進我國社會公平正義的進步。

  關 鍵 詞:統一戰線/統一戰線工作/統一戰線價值/社會主要矛盾/公平正義

  作者簡介:蔣德海,華東政法大學政治學與公共管理學院教授,政黨理論研究所所長,博士研究生導師。上海 201620

  更加關注公平正義已經成為我們社會全面深化改革的共識。經過40年的改革開放,人們呼喚公平正義,改革也深化公平正義。改革的一切目標或最終意義就是為了在更大的程度上實現社會的公平正義,進而實現人的全面而自由的發展。公平正義成為改革和時代的追求,同樣也應成為新時代統一戰線的追求。更加關注公平正義,是新時代統一戰線鞏固壯大的一大亮點。

  一、統一戰線的追求應隨時代的變遷而發展

  毛澤東在《<共產黨人>發刊詞》中將統一戰線稱為中國共產黨領導人民從勝利走向勝利的三大法寶之一。統一戰線的任務不是一成不變的,而是隨著時代的發展不斷演變。列寧就明確說過:“首先考慮到各個‘時代’的不同的基本特征(而不是個別國家的個別歷史事件),我們才能夠正確地判定自己的策略;只有了解了某一時代的基本特征,才能在這一基礎之上去考慮這個國家或那個國家的更具體的特點。”[1]在統一戰線的歷史上,統一戰線的追求也在不斷地變化。

  抗日戰爭時期,中國共產黨領導抗日民族統一戰線。為了實現這一目標,當時的統一戰線采取了發展進步勢力、爭取中間勢力、孤立頑固勢力的策略[2]。發展進步勢力就是發展共產黨領導的革命力量,放手壯大八路軍和新四軍。爭取中間勢力,就是爭取中間階級,包括開明紳士和地方實力派,讓他們都加入到抗日民族統一戰線中來,壯大人民的抗日力量。孤立頑固勢力,就是把那些不愿意抗日或有所動搖的大地主、大資產階級的頑固派孤立起來,團結他們愿意抗日的一面,對他們動搖妥協、堅持反共反人民的一面則堅決斗爭。正是由于堅持這樣的統一戰線,中國共產黨才在抗日根據地中推行“三三制”政權。抗日民主政權的組成人員中,共產黨員占1/3,非中共的左派進步分子占1/3,中間派人士占1/3。“三三制”政權同時調整農民和地主的利益:既要保障農民的合法權益,又要通過有原則的讓步,使地主的利益也能得到相應的保障,使抗日農村根據地的土地關系與階級關系發生了有利于抗日的變化。同時,中國共產黨在城市支持民主運動,開展和中國各民主黨派的聯系,爭取和團結知識分子、民族資產階級和地方實力派,加強和國民黨上層進步人士的團結合作等。這些都有效地促進了中國共產黨領導的抗日民族統一戰線的發展。

  抗日戰爭勝利以后,由于國民黨反動派堅持獨裁政治,以毛澤東為代表的中國共產黨人提出了打倒內戰禍首蔣介石,組織民主聯合政府,借以達到解放人民和民族的總目標。1947年12月,毛澤東在《目前形勢和我們的任務》中,提出中國共產黨的最基本的政治綱領是“聯合工農兵學商,各被壓迫階級,各人民團體,各民主黨派,各少數民族,各地華僑和其他愛國分子,組成民族統一戰線,打倒蔣介石獨裁政府,成立民主聯合政府”[2]15。他還明確提出了解放戰爭時期人民革命的三大經濟綱領:“沒收封建階級的土地歸農民所有,沒收蔣介石、宋子文、孔祥熙、陳立夫為首的壟斷資本,歸新民主主義的國家所有,保護民族工商業。”[2]12這一時期的統一戰線對于團結全國人民、從政治上迅速瓦解國民黨反動統治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建立新中國后,我國統一戰線的任務進一步發生變化。社會主義過渡時期,統一戰線的任務是團結和改造。這一時期,中國的政治面貌發生了很大的變化,一方面,工人階級領導的以工農聯盟為基礎的團結各民主階級和國內各民族的人民民主專政已經建立起來。在這個前提下,國內的階級關系發生了根本的變化,工人和資本家的關系從壓迫和被壓迫的關系轉變為平等互助的關系,同時通過對官僚資本的沒收,社會主義國營經濟的領導地位也已經確定,故不能再強調消滅資產階級。周恩來指出:“今天我們中心的問題不是什么推翻資產階級,而是如何同他們合作。”[3]在農村,由于破除了封建土地關系,農民真正成了農村的主人,故這時期的統一戰線“就是倚靠各民族、各民主階級、各民主黨派、各人民團體以及一切愛國民主人士在工人階級和共產黨領導之下的鞏固團結”[4]。但面對這樣一種政治經濟和國際氛圍,黨內一部分人又滋長了驕傲自滿情緒和以功臣自居的思想,在統一戰線問題上,存在著一種關門主義、宗派主義傾向,故團結合作的重要性突顯出來,成為這時期統一戰線任務之一。另一方面,中國共產黨已經成為國家的執政黨和領導力量,統一戰線具有了不同于新民主主義時期的聯合含義。它是工人階級通過共產黨領導的統一戰線。此時,國家已經進入社會主義過渡時期,社會主義改造任務艱巨。但改造不同于革命時期的疾風暴雨,正如毛澤東所說,我們進行社會主義革命所用的方式,是和平的方法,而不是武裝斗爭的方法。“在我國的條件下,用和平的方法,即用說服教育的方法,不但可以改變個體的所有制為社會主義的集體所有制,而且可以變資本主義所有制為社會主義所有制。”[5]統一戰線要為社會主義過渡時期服務,故這一時期的統一戰線不僅有團結的任務,還有改造的任務。

  1956年9月,中國共產黨第八次全國代表大會召開。黨的八大正確地指出:社會主義制度在我國已經基本建立,我們社會的主要矛盾和主要任務都產生了重大的變化。今后,黨和國家的主要任務,就是要調動一切積極力量建設社會主義國家。黨的八大的政治決定為該時期黨的統一戰線指明了方向:在社會主義改造完成以后,統一戰線的任務是繼續團結一切可以團結的力量、調動一切可以調動的積極因素,為把我國建設成為一個偉大的社會主義國家而共同奮斗。但是,1957年以后,由于反右運動擴大化,把許多革命的知識分子、黨員干部和黨外愛國民主人士錯劃為“右派”,帶來了嚴重的后果。一直到“文革”爆發,統一戰線受到嚴重破壞。尤其是“文革”中,統戰工作被否定,人民政協也普遍受到沖擊,民主黨派的活動、工商聯的工作等都被迫停止。

  改革開放以后,統一戰線工作重新恢復。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決定把黨和國家的工作中心轉移到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上來。這次會議標志著統一戰線進入了新的歷史發展階段。1979年6月,鄧小平在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五屆二次會議開幕辭中,科學分析了中國社會階級關系的根本變化,指出統一戰線已經成為工人階級領導的、以工農聯盟為基礎的社會主義勞動者和擁護社會主義愛國者的廣泛聯盟。這一精辟論斷不僅闡明了新時期統一戰線的性質,也明確了新時期統一戰線的工作任務。1981年6月,黨的十一屆六中全會通過的《關于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將新時期的統一戰線確立為愛國統一戰線,放棄了“革命統一戰線”的傳統提法。理論界一般把改革開放初期我國統一戰線的任務歸結為愛國與建設。這時期統一戰線的主要任務是通過大團結大聯合,爭取人心、凝聚力量,團結一切社會主義勞動者、擁護社會主義的愛國者和擁護祖國統一的愛國者,服務把黨和國家的工作中心轉移到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上來的偉大使命。這標志著統一戰線進入了一個新的歷史發展階段:從服從和服務于階級斗爭的需要,轉變為服從和服務于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的需要。其性質不再是幾個階級的聯盟及其從事階級斗爭的一種特殊形式,而是政治聯盟。統一戰線的使命從服務于階級斗爭轉變為高舉愛國主義和社會主義旗幟,為促進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和改革開放服務。

  進入21世紀新階段以后,統一戰線獲得了前所未有的發展。統一戰線的范圍和作用都發生了重大的變化,成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一大政治形態。新階段統一戰線當然應有自己新的任務。有的學者認為新世紀以后,我國統一戰線的任務應為和諧與發展。其依據是黨的十六屆六中全會通過的《中共中央關于構建社會主義和諧社會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提出了構建社會主義和諧社會的重大任務。因而,鞏固壯大統一戰線,就要促進統一戰線中的政黨關系、民族關系、宗教關系、階層關系和海內外同胞關系的和諧。有的學者認為,新階段統一戰線的時代任務是構建社會主義和諧社會[6]。也有的學者認為,從新世紀影響我國發展的階段性特征看,科學發展是促進社會發展的內在要求,是該階段統一戰線的主要任務[7]。

  黨的十八大以來,黨和國家更加關注公平正義。從價值的角度看,新時代的中國更加追求公平正義的價值,公平正義成為全面深化改革的重要追求。習近平總書記強調:“我國社會歷來有不患寡而患不均的觀念,我們要在不斷發展的基礎上盡量把促進社會公平正義的事情做好”[8];改革既要往有利于增添發展新動力方向前進,也要往有利于維護社會公平正義方向前進[9]。因此,把公平正義確立為新時代統一戰線的任務是合適的。

作者:蔣德海     責任編輯:吳桂嬌
黑龙江福彩P62开奖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