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會刊擷英  >  精品文章

在京都漫步“哲學的道”

發布時間:2019-06-13  來源:《遼寧民進》2019年第1期

放大

縮小

  在德國的海德堡,有一條著名的“哲學家小道”,被稱為“歐洲最美麗的散步場所”。在那條山間小路上,留下了許多大哲學家沉思的足跡。在日本京都,也有一條同樣叫做“哲學的道”的小路,同樣可以被稱為是“亞洲最美麗的散步場所”。一年春天我在京都,曾在朋友的引領下專程到這條“哲學的道”散步。

  京都是一座最有日本味的古城,這不僅僅是城中保留了諸多的古跡名勝,古韻流觴,更重要的是這座城市那種靜謐閑適、不事張揚的氣氛,無處不發散著日本傳統的氣息。我幾次到京都,都沉浸在這種古樸而寧靜的氣息中,使自己的心靈有了許多舒緩和柔軟的感受。

  “哲學的道”位于京都東山山麓的銀閣寺附近。在京都,銀閣寺與金閣寺齊名,但銀閣寺并不像金閣寺那樣金光粼粼,很遠就看到它耀眼的光芒。銀閣寺沒有想象的那樣裹在銀箔里,也不是堂皇氣派,倒好像是一座隱藏在山林中的古代民居。銀閣寺是室町幕府的足立義政在1482年建造,據說這座建筑并不是沒有銀子,而是要用特殊的方法去看才能看到。在夜晚,月光打在銀沙灘上,經過向月臺的反射,照在隱藏于銀閣寺屋沿下的銀箔,站在堂中,就可以靜靜地欣賞這美景月色了。

  我從銀閣寺園區的花間樹叢中出來,經過一座小橋,就看到一個“哲學的道”的指示牌。這是從銀閣寺到諾王子神社之間的一條小徑,約有一公里半長。碎石鋪就的路沿著琵琶湖疏水蜿蜒,曲徑通幽。我漫步在這條小徑上,只見一旁是小橋流水,一旁是樹叢人家,綠茵掩蓋下的小路沉醉在陰郁的寧靜中。“哲學的道”又稱為“花見小路”,是京都主要的賞櫻之地。據說在大正十年,位居京都書畫重鎮的書畫家橋本關雪,其夫人在此種植櫻花,取名“關雪櫻”。現在,沿途小徑和水渠兩旁總共種植有500株左右的“關雪櫻”。我來的時候,正是櫻花期剛過的季節,雖然已經不見枝頭競相綻開的櫻花,但仍有或白或粉紅的落櫻片片散落水面,條條櫻枝深垂,幾近水面,姿態優美,滿路余香。低矮茂密飄舞著白花的雪柳,相伴于路旁。一座座石橋橫跨在小河上,成群的錦鯉盡情地嬉游在春風暖月下的河水里。靜謐的氣息中,只聽到潺潺的流水聲和鳥啼聲,間或有幾個游客行人經過,也都步履輕輕,低聲細語,很怕打破了小路的寧靜。兩旁有幾間茶亭、咖啡館和民俗藝術品店,也有幾座庭院花園中的古剎神社,如慈照寺、法然院、永観堂禪林寺、南禪寺、熊野若王子神社,座座古樸清幽,深具樸素簡約的日本之美。我沿著小徑悠閑地漫步,欣賞著沿途的景色,也使自己沉浸于過往的回憶,走進思緒的回廊。這是一條適合深思、沉淀心靈的路,是一條富有詩意與禪意的路。漫步在這條“哲學的道”上,不知不覺地就走進了哲思的意境之中。

  在“哲學的道”的一角,無聲地佇立著哲學家西田幾多郎的紀念歌碑,石碑上的文字概述了西田幾多郎的人生哲學:“你是你,我是我,我活著正如我的信仰”。據說,因為西田幾多郎經常在這條小路上散步思索,有另一位教授受德國海德堡“哲學家小路”的啟發,于1972年為這條小路正式命名為“哲學的道”。實際上,這里離當年的京都帝國大學校園不遠,來這里散步的教授不會只是西田幾多郎一人。然而,卻是因為西田幾多郎,才使這條小路獲得了“哲學”的冠名。1910年,西田幾多郎到京都帝國大學任教。他以對“禪”的思想體驗與黑格爾哲學為基礎,結合東西方哲學思想,成就了所謂的“西田哲學”,被公認為是日本哲學界的“獨創哲學”,他也被稱為“日本近代哲學的宗師”。而他在這條小路上思考和孕育的代表作《善的研究》,是日本明治維新以后銷售最多、影響最大的一本哲學著作,被譽為“恐怕是日本人最初,且唯一的哲學書”。正是這本書標志著西田哲學思想的誕生和日本最初的“獨創哲學”的形成。西田幾多郎在京都帝國大學先后培育出一批知名的哲學家,在日本近代哲學史上形成一個影響卓著的哲學學術團體“京都學派”,推動了整個日本的哲學思想運動。

  與西田幾多郎漫步“哲學的道”上的身影相伴,還有一位著名的經濟學家河上肇。河上肇1908年開始在京都帝國大學任教,就住在“哲學的道”附近,也經常在這里散步和沉思。河上肇聽過西田幾多郎的哲學課,與西田多有交往。也許,這兩位哲人經常一起在這條小道上散步,交談和思考著那些深奧的問題。在日本的思想史上,河上肇被譽為“求道者”。他以孔子的話“朝聞道,夕死可矣”為激勵,認為“聞道是人生唯一目的,”是人生的最高境界。他曾這樣描繪自己:“如在自己眼前出現真理,無論其為何物,都是不躊躇地立即接受之。既已接受,便追究不息,直至理解為止。只要依然認為那是真理,便敢于不顧身家性命,無視毀譽褒貶,盡可能以謙虛之心,無條件且絕對徹底地,一心一意服從追隨之。”他還說:“這是我的人格的本質。”這種作為其人格本質的“求道”精神,也即是義無返顧地追求真理的精神,使他不斷克服舊我、超越自我,不斷地突破和求索。河上肇的一生就是為“求道”而波瀾迭起的一生。

  哲學之道不僅是京都最適合散步的路,還是一條最適合沉思的路。西田幾多郎、河上肇以及京都學派的其他哲學家們,他們在“哲學的道”上漫步沉思,在他們身上也必然流露出一股思想家的哲學氣息。也許可以說,這些思想家在“哲學的道”上的思考、討論和漫步,正是這美麗風景中的一道最美的風景。在“哲學的道”上彌漫的浪漫氣息,更為京都增添了一股叫人心醉的詩意。

作者:武斌     責任編輯:劉政
黑龙江福彩P62开奖大全